端走一碗鱼粥

好好活着就挺好。

接近

勿上升x3

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,毕竟上了十几年学,从来没被语文老师夸过,能写通顺就不错了。写出来只是因为有个脑洞,不想让它废在那里。感谢阅读。 

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我叫孟鹤堂,八八年金牛座,今年三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,网上有好多小姑娘,说我越来越少女了,还叫我孟甜甜。我有点懵,我一个三十岁的成熟的纯爷们,为什么被人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秉持着一颗了解观众,不断进取的心,我用小号去微博搜了搜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厉害,有一个把我最近的发型、衣服、甚至表情都总结在一起,得出了少女孟的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就是梳了几天妹妹头,那是因为我最近太忙了,没时间剪头发。我不就是很喜欢穿背带裤,还一款买好几件,那是因为背带裤什么都能搭,方便。我不就是偶尔卖个萌,那是因为我就长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好吧,并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们以为我这么做都是因为周九良那个大鸡爪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猜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真的是一个八八年金牛座成熟男人,但谁让我喜欢那个九四年的小孩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刚搭档的时候,他才十七岁,一个还没成年、从没步入过社会的小孩。我虽然比他大不太多,也要担起做哥哥的责任。那时候的小孩还是个奶团子,任由人揉搓,可爱得紧。我护着那个老实孩子,不让他被后台那帮坏小子欺负,耐心地教他,在他生病的时候带他去医院,难过的时候抱着安慰他,抽烟抽得厉害的时候假装很凶地骂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我的计划很好,我以为他会在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明白我的心意,也喜欢上我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一天,四哥和我开玩笑,说从我看小孩的眼神中看到了父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嗯???

        小孩会不会也觉得是父爱?我和小孩表明心意算不算乱伦?即使我们真在一起了,会不会有人说我老牛吃嫩草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我不能这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刚开始转变的时候,小孩特别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上还好,那时候他已经在性冷淡老艺术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,我们的风格很搭,效果更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台,他对我的卫衣、背带裤、毛茸茸的眼罩和小青蛙充电宝很嫌弃,虽然他还是会没事和小青蛙说话,说完还把人家的腿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我不管,依旧穿着我可爱的衣服,做着可爱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孩,你知道孟哥为了和你更接近、更合适多费劲吗?毕竟我是个没事的时候,喜欢喝茶揉核桃的成熟男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叫周九良,你们的性冷淡老艺术家,孟哥的周宝宝。我是九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许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我和谁在一起都像九零后,除了孟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知道为什么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闲来无事,在B站上看我和孟哥的相声,想从弹幕上了解一下观众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多弹幕没什么营养,无非是“堂主真好看”,“九良又把他孟哥晾台上了”,“xswl”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孟哥说了一句,九零后一般都喝铁观音呀,碧螺春什么的,就他天天拿个大缸子喝高碎。我接了一句,我们九零后都喝可乐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后,原本稀稀拉拉的弹幕突然变多了,说的都是“原来小先生还记得自己是九零后呀”,“恭喜小先生找回了身份证,知道了自己的年龄”,“希望九良不要再忘了自己是九零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好委屈,我不就是喜欢弹传统乐器,不会唱流行歌曲,喜欢用一些很老的哏,还长得显老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传统乐器没人学,老哏没人用,就失传了;唱歌的人那么多,不差我一个;长得显老,这真的也怪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平胸而论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相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以为我不喜欢做一个跟孟哥撒娇的周宝宝?你以为我真的是性冷淡老艺术家?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是九零后?

        才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搭档的头几年,孟哥处处照顾我,我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,做我的小团子,缠着孟哥,等着孟哥不再把只把我当弟弟的那一天,把他嘿嘿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一天,四哥逗我,说孟哥对我像养儿子一样。说相声的本能,让我不能吃这个亏,怼他说,他对饼哥像养汉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怼完细想,可怕,孟哥把我当儿子,我却想上他,这算乱伦吗?孟哥会觉得我很幼稚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我不能这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让孟哥觉得我很成熟,我在台上再也不是那个可爱的小圆球了,我开始越来越冷淡,我搜集各种老哏。为了让孟哥感受到我的雄性荷尔蒙,我拼命地健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孟哥现在越长越回去,三十岁的老男人,整天看着跟个二十的小姑娘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哥,我才是宝宝呀。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我是周九良,你们也可以叫我周奶良。

知道我最近为什么越来越奶吗?知道我为什么会在电视上缠着孟哥吗?

因为我终于和孟鹤堂在一起了,我们终于可以坦诚相见,不用继续伪装了。

好开心,我终于可以做回周宝宝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您读到这里。

一个脑洞2

        昨天求抱抱的九良太奶了,为了良堂大旗不要倒下,有了这个脑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脑洞来源于小时候看的《淘气包马小跳》。马小跳的爸爸很怕打雷,但不想在马小跳妈妈面前失去男子气概。马妈妈知道这一点,就假装自己害怕打雷,这样马爸爸为了保护她,就不会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九良知道他孟哥输了比赛心情不好,想去安慰,但怕伤到他的自尊,就假装自己很紧张害怕,下台求抱抱,宽慰他孟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文笔不好,哪位太太如果看上了这个脑洞,我给您递笔。

一个脑洞1

    不知道可不可以占tag,先道个歉吧。

    以下为脑洞:

    孟哥为了融入年轻人,经常穿背带裤和其它显年轻的衣服,还在节目里加入各种流行元素,但其实真的是一个很成熟的人。

    九良总是刻意显得自己很成熟,说一些不像他这个年龄的话,但内心却还是一个活泼的少年。

   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,两个人想更接近对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   我的胎教文笔实在写不好,哪位太太如果看上这个脑洞了,我给您递笔。